基本公卫家医服务医联体建设亮点案例网
中医药立法迎来曙光

 

     自1983年董建华、程莘农等代表委员提出中医药立法议案以来,30余年间,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中医药立法奔走呼吁。直至2014年底,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完成对《中医药法(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征求。中医药界人士纷纷表示:中医药立法迎来了曙光。

 

    中医药立法走向前台

 

    《中医药法》曾列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并广泛开展立法调研活动,标志着中医药立法纳入国家立法日程。在原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有关部门努力下,《中医药法(草案)》2011年底报至国务院法制部门。2013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中医药法》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立法规划一类项目。

 

    2014年两会,张德江委员长在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明确提出“将制定中医药法”引发强烈反响。

 

    2014年7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开始就《中医药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以推进依法行政为核心,全力促进中医药法治体系建设”成为2015年中医药重点工作之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提出,将围绕推进中医药法立法进程,提出中医药法律法规体系框架,推动中医药法律制度体系建设。

 

    呼之欲出的中医药法

 

    提及中医药立法,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邓州市中医院院长唐祖宣很激动,这位有着55年行医经验的老中医,提及中医药立法的曲折历程记忆犹新,“面对中国中药材资源的日益短缺,以及国外传统医药立法捷足先登,加快中医药立法进程,既是应对国际竞争与挑战的需要,也是保护和促进中医药传承发展的需要。”

 

    面对国际社会对中医药的“倒逼”态势,加快中医药立法刻不容缓。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认为,针对中医药继承不足、创新不够,中医医疗机构特色淡化,中药材资源日益短缺,紧缺濒危品种日渐减少等现状,通过推进中医药立法进程,建立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的相应制度和保障迫在眉睫。

 

    “现行涉及中医药的法律法规,没有充分体现中医药发展规律和自身特点,没有充分考虑中医药实际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不仅起不到保护作用,反而在客观上制约了中医药的传承发展。因此,加快中医药立法进程,建立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管理制度,促进中医药的传承发展十分必要和紧迫。”张伯礼说。

 

    民主党派推进中医药立法

 

    今年两会,多个民主党派中央把关注的目光投向中医药行业。

 

    致公党中央提出“关于加快中医药立法推进中医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提案”,其中提到,“中医药立法应侧重于从促进发展的角度充分体现中医药行业的特殊性,保留其中医药特色,尊重中医药自身发展规律,在经费、人才、学科、体制、机制方面予以全面支持”。

 

    事实上,早在2013年6月,由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致公党中央常务副主席蒋作君,全国政协常委、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致公党中央副主席程津培带领的致公党中央“推进中医药事业健康发展”调研组走访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安徽等多个单位和地区,实地掌握统计了大量材料和数据,形成了调研报告。

 

    2014年3月,蒋作君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上代表致公党中央,就“完善政策机制,推进中医药健康发展”作大会发言,“完善中医药发展政策和机制,加快《中医药法》立法进程”被提及。

 

    同是2013年调研报告以及致公党中央提案执笔人,致公党中央医疗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台港澳中医药交流合作中心主任杨金生说,“这次大会发言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医药立法。此前致公党中央专门召开提案工作座谈会,希望继续推动中医药立法。

 

    今年致公党中央参政议政部和医疗卫生工作委员会,专门讨论2015年提案时,把加快中医药立法作为重点提案,以致公党中央名义再次提交。”

 

    行业热盼中医药法

 

    《中医药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后,除在社会层面引发对于中医药的关注,中医药界人士更是感到莫大的鼓舞和振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关节二科主任温建民最关注的是鼓励支持中西医结合发展的有关内容,他说,“鼓励中医学习现代医学,用现代科技手段充实中医,更好地为患者解决问题是当务之急。中医不仅依靠传统医学,也要更好地应用现代手段。”

 

    在温建民看来,中医药法不仅从传统层面,还从创新、继承、发展、民族医药层面对中医药事业发展进行全面的阐述。一直关注中医药立法进程的他,从2008年开始,有四年都提交了关于立法方面的提案。“中医药正式立法,我们一直在期待!”

 

    “中医药立法,对于中医药发展增强了动力,也注入了活力。”全国政协委员、河南中医学院科技成果推广中心主任司富春先后多次提交关于推进中医药立法的提案,类属教育界别的他,关注点更多还是在中医药人才培养方面。“中医药法征求意见稿中对于人才培养方面单设一章,足见行业对于培养中医药后备军的重视。希望立法能支持中医药人才培养更多元化,既重创新,更重传承。有人才支撑,中医药才有更好的未来。”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